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浙江新闻 >> 正文

为了一套老房子 台州女子与四个姐姐撕破脸

我要评论  2017-4-5 10:29:27   浏览次数:

年幼失母,四个姐姐拉扯她长大

上个世纪80年代,我们家,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。

父亲想要个男丁,不料一连五胎,都是女娃。家里的小幺出生后不久,母亲便撒手人寰。父亲知道抱子无望后,一病不起,最后连农活也做不了,家里情况,雪上加霜。

大姐那时已经有20岁了,家里没有男丁,做不动地里的重活,为了支撑家用,拉扯小幺长大,她领着我们又是做草帽,又是绣花,收入很微薄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再不宽裕,大家分给小幺的米汤,也比其他人的碗里稠上许多。有一次,家里实在没了粮食,大姐把米缸刨得蹭亮,终于弄出小半把米,熬了粥,只够一个人喝。小幺年纪小,一饿就哭闹,大姐咬咬牙,一摆手,小妹年纪小,我们当姐姐得让着,给她喝。

听着小幺喝得“咕咚”作响,我分明看到大姐咽了口口水,背过身去。

我们五姐妹相依为命,小幺12岁那年,大家商定,咬咬牙,说什么也要供她上学堂。小幺也算出息,读完了初中。眼看她找了份工作,成了家,我们也算对得起母亲了。

老房子价值百万,姐妹之情荡然无存

家里有一间祖屋,是间砖木的老房子,我们一致决定一分不取,把屋子留给小幺。小幺心思细,说口说无凭,要我们留下字据,我们于是签了份协议。

几年前,村里整村拆建,这间老房子的宅基地的价钱水涨船高,竟然飙升到一百多万。房子已经是小幺的了,我们找小幺商议,要是拆了房子卖地,分成5.5份,4个姐姐每人拿1份,房子已经给了小幺,让她多分点,拿1.5份。

小幺同意了,又签了一份补充协议。可去年3月,老屋拆了,小幺说自己是屋主,我们是签了字据的,一分钱都别想从她这里拿。

我们几个姐妹找她谈心,让她顾念亲情。大姐张嘴还没说几句,小幺就一下撕破了脸皮,对着我们大声咆哮:“什么亲情,你们不就是看上这20万块钱吗?”

看着小幺凶神恶煞的样子,我突然觉得很陌生,其他姐妹一下子也说不出话来,小幺摔门而去。

从此之后,我们和小幺断了来往。姐妹里有人气不过,一定要和小幺争这个道理,去一次吵一次,村里多次组织调解,但都没有谈下来。

找她调解,她竟把我眼睛打肿

去年年底,小幺一不做二不休,宣布自己是这宅基地的真正主人,更是直接建起了新房子。我们四个姐妹商量,再去找小幺商量一次。

可没说几句,小幺一下就火了,拿起手机砸向了我的眼睛,肿了好大一块。姐妹看我受了这样的欺负,上去拉小幺。不料小幺先发制人,扑了上来,打得大家披头散发,滚倒在泥地里。

乡亲们报了警,我们来到派出所,希望民警调解。小幺冷笑地看着狼狈的我们,她矢口否认自己签过补充协议:“父亲死后,是我披麻戴孝,在我们农村,没有儿子,谁披麻戴孝谁就继承财产,协议不管用!”

“你可曾想过,没有小时候那几口粥,可有你今天这霸道的样子。”大姐被小幺气得直哭,调解中心的两名专职调解员也忍不住摇头。

经过四次调解,小幺承诺,自己可以拿出36万元,给我们一人9万元,房子还是得由她继承。

钱是拿了,可这姐妹眼看也做不成了。我有时候也忍不住叹一声气,当年没有钱,五姐妹相依为命。现在过上了好日子,反倒没了亲情。小幺,你这到底是怎么了?

讲述人 陈三姐(化名)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